每天都被靖苏粮蔺苏粮喂到好饱,觉得不画点什么都不好意思再吃下去(然而并不代表懒癌的我会一直画)。

 

随意涂了个自己宽衣的酥胸( @亚马孙蚊子  太太《投名状》的衍生)∠(:△」∠)_

 

 

 

就这样吧,已经两点了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4 )

© 顶针婆婆的辣花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