砸重金从黄牛手上买的如梦之梦莲花池,买票也是几经周折,但非常值得!最有缘的是上下本我都和一个小伙伴是邻座,许晴那几张是她拍的。记录几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片段:

1.开场白是一个故事,秦始皇焚书坑儒,而儒生庄如梦却在被活埋当天早上已经死了,相传他修炼成一种“做梦”的“神功”,可以自己造梦,畅游梦境,他是去了另一个地方。
这段故事由全体演员每人说一段。

2.念开场故事的胡歌许晴开口苏!这点不存在粉丝滤镜,其他演员的念白相对来说都没这么突出,比较平实,也有可能是一种设计,突出主角的存在感。

3.胡歌顿挫有声情感饱满的念白太好听了,还想再听十年,语气声调听出宗主配音的那种感觉,反正跟日常说话的声音很不同。如果说胡歌的念白是好听,许晴的念白就是有故事感,就凭那寥寥数语的故事感,让我整个下本都期待着她的戏份(因为上本全是你胡啊)。

4.最开始是女医生的戏,两人同时演这个角色,当a演戏时,b念白(不是台词哦是念白),当b演戏时,a念白,但两人的戏份有侧重,主要还是a在演,b属于辅助角色。我看话剧不多,以前看过两人演一角的都是按年龄段区分的,下了戏就是下了戏,即使反复出场也是出于回忆或倒叙之类,但如梦不是,而且这样的设计在每个主要角色上都存在。体验还挺好的,嗯,就是层次,老年顾香兰在在台词里反复出现的“层次”。

5.女医生和孙强老师的五号病人一边演,胡五号一边在口字形的舞台顺时针慢慢走走,步步带戏,绕了不知多少个圈,后来五号的老婆也出场了,和胡五号保持节奏距离的一起绕圈圈,两人的距离一圈比一圈接近,直到相遇,两人的戏份正式开始,衔接自然。


6.孙五号和胡五号的性格很接得上,体现在肢体,语气,神态,和各种细节的拿捏,毫无违和,剧目最开始两人都有点调皮活泼,最后两个人都沉重哀伤。尤其孙五号死的时候,有种人生一去不复之感,忽然想到老舍的小说,有一篇也是写病人的,忘记叫什么。


7.胡五号跟他老婆相识——她在路边用手机和恋人吵架,把买好的另一张电影票和烤鱼都给了胡五号,两个陌生人看了一场电影,吃了一顿饭,胡五号为了哄她高兴重重的吃了一大口重重的芥末,呛出翔(这里两个人都演得超好呢,好像啊),还扮猪叫,好可爱。

8.这女生已经成为胡五号的老婆了,他们有了孩子,孩子染上怪病,求医无果。这时全体演员又在口字形的舞台上顺时针走,行色匆匆表情木然,似完全看不到别的任何人,而胡五号逆时针边走边抓着人问,你能救救我的孩子吗。




(未完待续)

评论
热度 ( 9 )

© 顶针婆婆的辣花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